截生机 作品

第十三章一个组织的熵增

面对奥格斯格的威逼,荒野半神托拜厄斯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现在还一头雾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哪里有功夫理会奥格斯格。

早在能量向外扩散的第一时间,为了保证确保神圣橡树的安全,托拜厄斯立刻封锁了神圣橡树周围数公里的区域。

能量波动很快就演化为能量海啸!

能量海啸是传奇诞生的征兆之一,这下许多默默冲击不问世事的老家伙都被惊动了。

他们围在警戒区周围外围,虽然不敢越过荒野半神托拜厄斯设立的封锁线,但他们也不肯离开。

面对这些老资历的冕下们,荒野半神托拜厄斯也不敢使用强硬的手段。

要知道传奇陛下与冕下之间的差距主在于生命层级的跃迁,而不是所能驱使的能本身有多少。

换句更容易理解的话,传奇就像是游戏里的六边形战士,传奇陛下身上几乎不存在任何弱点。这也是传奇地位超然的原因。

与传奇相比,踏上传奇之路的冕下们就好像获得一枚锋利匕首的小孩子,或许在某个维度上冕下已经获得与传奇陛下相似的力量,但在其他方面这些冕下或许只能与大师级超凡者匹敌!

许多国家都有围杀或暗杀冕下的能力,但对传奇,则只能由数位传奇带领复数位的冕下经过精心的策划才有可能围杀成功!

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区别!

当一位孤零零的传奇在面对一群群情激愤的冕下时他也会不由自主的发憷!这就好像一位身材魁梧的成年人身边围着一群手拿匕首的小孩。任谁见到也会心头发憷!

虽然心头发憷,但这并不代表荒野半神托拜厄斯害怕了。他先是用凌厉的眼神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群,然后极力压制从心底喷薄而出的怒火。

“你们也跟他一样想要找神圣橡树要一个交代吗?”

在场的众人没有回答。沉默有的时候就代表着一种态度。

荒野半神托拜厄斯心中的怒火更加的强烈了,他冷笑着道。

“交代?你们也配让神圣橡树给你们一个交代!难道神圣橡树做事还需要向你们汇报吗?”

奥格斯格可不是周围那些新生代的小年轻,曾经与托拜厄斯共事过的他很了解托拜厄斯的脾气。他敏锐地感知到了托拜厄斯语气里的异常,但现在的情况无疑是不允许奥格斯格退缩的!

要知道这很可能是德鲁伊结社数百年来第一个成功进阶传奇的陛下!奥格斯格肯定要第一时间知道这位陛下的资料。

“陛下,我们跟神圣橡树大人是一体的,看在我们守护神圣橡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们需要神圣橡树大人的一个交代这不过分吧!”

奥格斯格迫不得已只能针锋相对地道。

荒野半神托拜厄斯彻底被激怒了,他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刺骨的凉意。

“交代?守护?真是笑话。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将守护对象当做诱饵的情况!你们德鲁伊结社就是这么守护神圣橡树的吗?”

听完荒野半神托拜厄斯地质问,奥格斯格面色微变。他对现在的情况并不了解,在感知到很可能有新传奇晋升时他就火急火燎地从闭关的地方来到这里,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跟现在当权的阁下们深入交谈过。

为了不被荒野半神托拜厄斯抓住话柄,心知这其中有猫腻的奥格斯格一语不发的退回到人群中。

不一会儿,人群中就传来奥格斯格的愤怒地质问。

紧接着自觉丢脸的奥格斯格舍弃了人群带着自己嫡传的徒子徒孙离开了人群。

没有人领头的人群很快散去!

··························································

在神圣橡树脚下小镇上的一间旅馆的会议室里,德鲁伊结社现存的几位冕下正在召开特别会议。

“康耐特!作为德鲁伊结社现任的阴影守护者,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奥格斯格死死盯着一位浑身笼罩在阴影中神秘人。

康耐特,也就是神秘人用一种沙哑的嗓音说道。

“说什么?是英维斯和新神教会突袭神圣橡树的事?还是结社中有内鬼的事?”

奥格斯格的脸上浮现出两道龙纹,两股带着毒气的鼻息从奥格斯格的鼻子中喷涌而出!

“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还让神圣橡树遇险?你难道不知道神圣橡树对整个德鲁伊结社的意义吗?”

一位坐在一旁面容看起来有些刻薄老妇人突然犀利地问道。

“德鲁伊结社?嗬!”

康耐特发出一阵充满嘲讽意味的笑声。他的笑声十分凄厉且难听。

“谁的德鲁伊结社?那些为结社抛头颅洒热血的人的结社?还是那些贪生怕死之人的结社?”

奥格斯格的脸色骤变,他面露寒光的质问道。

“你把话说清楚!谁贪生怕死了?”

康耐特发出一阵可悲的感叹。

“当然不是诸位冕下。能走到这一步的诸位怎么可能可能会贪生怕死?但是向下看看吧!诸位尊贵的冕下!我们的根基已经被人连根抛断了!那些英勇作战的家族派系没有了顶梁柱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而那些贪生怕死之辈却窃取了高位。在这样下去我们德鲁伊结社的未来就完了!”

在场的几位冕下听到这里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但奥格斯格依旧保持了冷静,他语气平缓地道。

“你说的不错!可这跟神圣橡树的事有什么关系?就因为对结社不抱希望了,所以你就任由某些人胡作非为?”

几道冰冷的目光直勾勾地射向盯着康耐特。

康耐特一点也没有惊慌,他信誓旦旦地说。

“是没有什么关系,但这样做能让我们苟延残喘!结社的向心力不再,我们自然要刮骨疗毒!只要剔除结社中的少许腐肉,我相信结社一定能重新焕发生机!”

近在咫尺的奥格斯格冕下感知到了康耐特身上散逸出来的信念,他没有继续争论。过往的经历告诉他,面对信念无比坚定的人,除非将与他信念完全相反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否则你永远无法说服他!

奥格斯格心中微定,只要不是阴影守护者叛变那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既然你想刮骨疗毒,那内鬼的名单想必你已经胸有成竹了吧!拿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