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絮子 作品

第415章:囚犯少女vs星际指挥官(23…

  廖辉顿时恍然,他估计是在第十五区待久了才有些魔怔了,大人那性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做出这种损人利己的事,这么说来,图灵小姐依旧是最可怜的。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大人要是走了,那图灵小姐不就成寡妇了?

  不对,图灵小姐估计会很高兴的,不用受苦的,他觉得他可以将图灵小姐带回帝国,认作妹妹,以后方便照顾,毕竟是曾经和大人有过一段的女生,他顺便替大人好生弥补弥补。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舱室外,苏苒拿着从陆琤那抢来的身份牌一路上来,或许是出了狱长的桃色绯闻,一路都无人拦,守卫都在装看不见。

  她点开了对话器:“报告狱长,您家的宝贝到了。”

  声音在舱室内放大,还循环了一遍。

  正在脑补的廖辉:……玩这么开?

  陆琤:……

  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起身,开了门,迎面的是苏苒的笑脸。

  “狱长来这么慢就不怕您家的宝贝跑了?”

  陆琤的精神力猛压了廖辉几下,示以警告,他淡笑:“怎么跑?”

  苏苒正要回答时才发现存在感为零的廖辉,她往前走了一步,用陆琤挡着自己。

  关于她想皮一下一秒翻车丢人这件事。

  讨论群五六37四三陆七伍

  都是陆琤的错。

  陆琤转身随手提着廖辉将他丢了出去。

  突然被丢出去的廖辉:他甚至没有反抗的能力。

  苏苒眨巴了两下眼睛,见他慢慢的走了过来,她往后退了点,腰贴在了他的桌上,陆琤双手撑着桌面,只余下了一个很小的空间,苏苒被包围在内。

  全身都被他的冷香裹住,他的声音清冽,敲击着耳膜:

  “详细说说,我的宝贝是怎么跑的?”

  陆琤眼中尽是调笑,他该承认,听见那句宝贝,他的心有些悸动,他盯着苏苒的脸,那双眼睛发亮,小小的一个,他能很好的抱起放进怀里,他并非看脸主义者,样貌这种东西,哪怕是现在,星际并没有特殊的药剂能阻止衰老,这张皮相迟早会随着年龄一起流逝。

  可,莫名的,他觉得苏苒的脸与她本身并不想匹配,包括她本身的气质。

  不像是个混入十五区的嫌疑人,更不像是个犯罪坐牢的囚犯。

  苏苒靠在桌子边沿,接下了他的调笑:“狱长出来的不及时,你的宝贝会被我带着跑走。”

  塔。读-a&pp,免<费小说@。网。站*

  “十五区处处是我的人,苏小姐是跑不掉的。”陆琤低头:“不过,我想知道我的宝贝是什么?我好从苏小姐手里拿回来。”

  “狱长大人,你来晚了,你的宝贝已经跑了。”

  “宝贝还能长腿?”

  “何止长腿了,是成精了。”

  “嗯,成精变成了苏小姐,所以……”

  陆琤眉眼中尽是笑意,后面的话未说出口,似乎是在等对方接话。

  “所以你的宝贝现在很贵,狱长现在是收不回去了。”

  陆琤:“行,那就请苏小姐好好保管我的宝贝,别让人抢走了。”

  苏苒见他一脸严肃,忍不住笑出声,戳了戳他的脸,破坏了他强装的神情。

  软的,好玩。

  密码563743675

  她的手转移,目光放在了陆琤的脖子处,掀开了他的衣领,上面的红痕还在,她轻抚:“什么人能伤了狱长?”

  陆琤注意到她说的是自己身上的那点小伤痕,他身体弯了些:“无人能伤我,不小心碰的。”

  大早上看见的伤,根本不算是伤,大概是不小心被自己抓到的,他没怎么在意,倒是不知自己会这么娇了,在十五区待了几天好日子,身体就退化了,日后往垃圾星那边住上段时间估计能好过来。

  苏苒将他的反应收入眼底,陆琤的反应是真实的,他并不知道昨天的事,大晚上会大变样,陆琤或许自己也不知道。

  她需要找到陆琤本来的副官,或是医生,若是双重人格,趁早治了,她是清楚某人的醋劲的,要是知道了,估计能喝十几个坛子的醋,天天泡在醋缸里不出来。

  不哄十天半个月估计也消不了他身上的醋酸味。

  苏苒庆幸昨晚没有咬上一口,否则他估计能炸。

  “狱长下次小心点。”

  这种关切有些怪异,陆琤看出来了,但没在意,或许是嘲讽,也可能是其他的。

  “十五区暴动,苏小姐应该看见了。”

  首发:塔.读~小<说

  每个囚犯手中都戴着禁锢手环,通过手环,狱卒们可以锁定他们的位置,可现在却不管用了,因为他们找到了手环的漏洞,精神力可以破坏手环,他们现在全都不受限制。

  这一切得益于廖辉之前装成犯人故意在牢房中说的那番话,而被审问的那几人被放出去后,他们分开关押在了不同的牢房中,没有谁的嘴会严一辈子,这种破坏手环的方法很快就让一大半的人知道了。

  而总控室却没有传出半点风声,系统也没有升级,这一切明显是陆琤在把控。

  这局环环相扣,一步接一步,被冠上的‘好色之徒’估计也是他故意得来的,这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除了他自己估计没人能知道。

  苏苒眼前出现了他的手,下巴被迫抬起,映在眼帘的是陆琤的脸:

  “在想什么?以为我在利用你?”

  陆琤的话无可厚非,他故意点出,若是人足够聪明,就会知道一切是他主导的,而身在局中的苏苒很难不认为不是被利用,任谁看来她都会是陆琤棋局中的棋子。

  再过久点,她甚至会成为弃子。

  陆琤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讨厌的东西,他自认为对什么都可以看淡,可到现在,才发现他的情绪也能起伏这么大,譬如现在,是他讨厌的,讨厌苏苒的沉默。

  这种沉默,和他过去给军区犯错的人判最后一道刑一样,毫不犹豫下手,证据确凿,认定了对方的过错,任何的对话都是无用且苍白的。

  塔<读^小说——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那块笑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心率,陆琤抓紧了手,紧盯着苏苒,一秒,两秒,没有一句话,但凡她否认一句,摇头也好,都行,不需要多少的信任,知道是一点。

  可是没有,全都没有,哪怕是句用来应付他的谎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