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好难起 作品

第113章、立命之本

第二天一早,黄小石带着一个礼盒出门去了。

关于如何把丹药送到甘州,黄小石自然是仔细思考过的。

这条商道现在最关键的核心问题是,朝廷大军的封锁。

黄小石的思维方式并不是草莽绿林式的,所以,什么带着人悄悄偷摸过去,或是杀他娘的直接闯过去。

这两个选项根本就没出在黄小石的念头里。

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是朝廷大军封锁的商道,那就去找朝廷好了。

黄小石提着礼盒,直接来到了洛阳武库司门口。

“兄弟,麻烦通报一下杨大人,神农百草门门主,黄小石求见。”黄小石对着守门官兵客气地说道。

等了好一会后,黄小石终于被请了进去,见到了洛阳武库司的主官,杨洛。

“杨大人。”黄小石对着杨洛作了一个礼后,连忙把手上的礼品盒子放在了他身前的桌子上,然后对着杨洛说道:“杨大人百事繁忙,在下便是开门见山了。

我神农百草门,皆是忠于朝廷之士,虽是匹夫,亦是深感有责。

总门的门主巩光杰,已因军功被封为朝廷命官,此事便是彰显了我门上下的拳拳报国之心。”

听到黄小石自报家门,杨洛也是点头含须。

神农百草门的名声,作为武库司的主官必然是知晓的;巩光杰贡献丹药有功,这事原本就是武库司内部的事情,杨洛更是清楚前因后果。

只是不知道黄小石这卖的是什么药,杨洛只是点头,并未接话。

“杨大人。小人听闻朝廷大军在西北鏖战,所向披靡,心中喜不自禁。小的愿为朝廷献上绵薄之力。

这是样品,这是清单,请杨大人过目。”

黄小石一边说着,一边揭开了礼盒,他从礼盒中取出一个瓷瓶,对着杨洛介绍道:“这是【神农止伤散】。此药可以止血,消炎,生肌,使用时只需将它倒在创口上便可。

这是【青龙双饮】,此药饮下后,能气血双生,……”

过了一个多时辰,黄小石拿着一面红色的小旗从武库司出来了,他怀里还有一封官函,官函内容很简单,神农百草门为朝廷大军输送急需的各类药品,请沿途边关卡哨给予放行。

这就是黄小石的通关秘籍:用钱把官道给砸通。

只是龙王这次要货的数量大大低于黄小石的预期,对他而言有一些意外。硬成本就这么高,卖的少了岂不是要亏了。

也没关系。

这次走西北,黄小石要把所有的存货一起拉上。多余的货到了甘州之后再抛售,赚得未必会少。

昨天晚上,黄小石和老张一起盘过货了,通过这段时间以来的抢生产,再加上所有的库存货,足有六千件。

平常为了方便管理,洛阳神农百草门发出的商队每次运货大概就是一千件左右,这次,黄小石准备玩个大的,他要把这六千件货一起拉走。

走量这么大的货,安全性必然是首先考虑的。

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朝廷的大军,对这个大主顾,黄小石自然是舍了大价钱。

杨洛作为武库司的官员,肯定不会是能被随意湖弄过去的人,所以黄小石献给朝廷的丹药,全部都是高价值的神农系药品。

三千件就是洛阳神农百草门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存货。

果不其然,黄小石这手王炸丢出来后,朝廷这道难关一下就通了。

朝廷的任何官员,不管他们良庸清浊,也不论他的品级高低,对于政绩那都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的。

黄小石不需要再给杨洛额外的私下好处,他捐出的这三千件朝廷急需的各类丹药,就是给杨洛最大的好处。

今天一大早,平地掉下这么大的一个功劳,杨洛大人就不起疑心吗?

那必然是不会的。

神农百草门无论是在蜀中还是在洛阳,都算得上是一个响当当的大门派,这种门派的当家人,就算是脑子抽风了也不敢拿朝廷开涮。

其实黄小石弯弯绕绕说了半天后,杨洛一下就懂了黄小石想说啥了。

论说才干,黄小石可以说是青年俊杰。

既然蜀中总门的巩光杰都能给朝廷献药而得军功封官,洛阳的分门就不知道照猫画虎么。

这么一想,啥都明白了。

于是杨洛爽快地给黄小石亲手写了一个通关书函,并盖上了自己的大印。

待黄小石出了武库司门,杨洛坐在桌前静心沉思,随后走笔如龙,一封洋洋洒洒的报桉文书一气呵成。

带着洋洋喜气,杨洛大人叫来差役,让他赶快去驿站,把这封报桉文书尽快传递给自己的顶头上司武大人。

等差役接过文书退下后,杨洛还沉浸在心中的欢喜中,他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后突然唱了起来:

“这一封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

……

摆平了朝廷后,剩下的问题,无非就是溃兵和匪患。

有黄小石和姬无双两人坐镇,黄小石就不知道有哪个不开眼的匪徒敢来截货。

从平均战力上讲,洛阳神农百草门确实比蜀中差了一大截,因为这里并不存在什么带艺投奔的门人

但是总体的绝对战力,洛阳神农百草门比蜀中神农百草门高太多了。

黄小石虽然达不到以一当千,但是以一破百是完全没问题。

杭州湾那队倭寇,基本上已经摸到了流匪巨寇的天花板,人数规模再往上,就是地方军阀了。

毕竟想要养活数百脱产的青壮劳动力,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是办不到的。

光是靠抢,哪里够。

江南富庶之地,通常是五养一,北方之地,则是七到十养一。

西北那种荒芜之地,可能要十五,甚至二十才能养一。

真遇到那种人口过千,控弦数百的游牧部落,天龙教的面子就很重要了

黄小石向夜叉要一个熟悉西北的天龙教向导,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若是遇到游牧部来劫货的时候,可以由向导出面劝走。

现在夜叉自己亲自来了,对黄小石而言当然是更好不过了。

回到洛阳神农百草门,老张早就把所有的大小头目都召集起来了,大家都在大厅里等着。

黄小石背着手在万众瞩目中缓缓走进大厅,他突然一下把手里的三角红旗高高举起,大声喊道:“兄弟们,事成了!”

黄小石这么一喊,喝彩声瞬时满堂。

这趟货要是能走成了,足以让洛阳神农百草门吃到饱了。

黄小石坐在大厅里的高座上,他把手里的小旗子往桌子上一插,然后翘着二郎腿喝起茶来。

接下来是由老张开始安排人手。

六千件货,被拆成十二队,每队负责五百件。老张点出十二个队长,十二个副队,然后由这些队长和副队长自己去组织自己的人手。

等老张布置好了后,黄小石把手中的茶盅往桌子上一扣,他一张嘴就压下了闹哄哄的众人。

“兄弟们。”

黄小石这话喊,大厅一下安静了下来。

“闲话我就不多说了。该找人的找人,该找脚夫的找脚夫,该回家见婆娘的见婆娘,该见老娘的见老娘。五天之后点人,七天开始装货,第十天出发。

散会。”

“要得。”

“晓得了。”

欢声笑语一片。

……

原本在这个时代,百草门是一个不入流的江湖门派。

黄小石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当百草门变为神农百草门后,就在扩张的路上狂奔不回头。

和其他门派相比,神农百草门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是一个生产型组织。

在江湖武林这种只论拳头大的地方,这种生产型组织的战斗力肯定比不过武力型的组织,所以百草门永远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门派。

但是,百草门一旦突破了生产瓶颈,产生了剩余价值之后,一切就变了。

其他武林门派,当他们有了剩余资金后,无非就是购屋置地,然后依靠开铺收租赚取稳定的收益。

神农百草门不一样,它有了剩余资本了之后,会天然地将多余的资本投入再生产中。这是生产型组织的天性和本能。

于是,神农百草门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它获得的利润越多,投入再生产的资本就会越多,这也导致神农百草门越做越大,越大越强。

它越大越强,获取利润的能力也就越强,扩张的能力又进一步增强。

洛阳神农百草分门的结构搭建起来了后,黄小石已经当了几年的甩手掌柜了。但是洛阳神农百草门的规模扩张,并没有因此而减缓。

关于这次走货,黄小石和老张商量过一次,他想玩一把大的,就是担心人手不足。

老张一听,对着黄小石连声说道:“石爷,哪里有人手不够的!

多,多得是,要多少有多少!”

“老张,你说话还是稳到点哈。”

自从老许走了后,老张有一种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

黄小石生怕老张就飘了,然后就遭了。

黄小石对着老张说道:“我估算了一下,我们差不多要六七百人才够的到。这么多人抽出去了,还不能影响本门的生产,还有日常活动。

我们的人手,怕是没那么多吧。”

“才六七百人。”老张听到黄小石的话后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说道:“石爷,你可能还不晓得。我们神农百草门出去招人,还不要说招门人,就是招脚夫,只需要一喊,几百上千人,挑都挑不过来。”

随着新皇帝登基,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的了,这几年的营生越来越不好找了,生活就是渐渐变难了。

神农百草门是有股份的,只有它的分红年年在涨。多少双眼睛盯着神农百草门的股民,一双双黑眼珠都快熬成了红眼珠。

只要能进了神农百草门,哪怕是脚夫和杂役,那就足够一个温饱。

入了门后,好生干着,说不定以后就能被招成见习。

成了见习,再好生干,认真干,用劲干,说不定就成正式了。

只要成了正式,每干一年就有一股可以拿,十年就有十股,二十年有二十股,三十年就是三十股!

这时候你要招人。

妈呀,那真的是一呼万应。

老张担心的还是人要的太少,各方各面的人照顾不过来。

黄小石也是多年不下农村,他确实有点脱离群众了。

听了老张的话,黄小石连忙说道:“老张,你可是要给那些人说好哈。

我们这次是走西北,是在提起脑壳在耍哦。”

“走西北,怕啥?现在哪个不是提起脑壳在挣钱?”老张不以为然的对着黄小石说道:“最恼火的是,脑壳耍了,钱还没挣到。这才是最害怕的。

能用脑壳换到钱,多球的人想干!”

神农百草门在洛阳地界的声誉极高。

在黑风寨事件后,大家争先恐后的想替神农百草门做活路(工作),要是能把命卖给它,那就更巴适了。

一人出事,全家沾光,妻儿子女有人养,门主还亲自出马帮你把仇给报了。

在当下,哪里还找得到第二家?

听到老张的话,黄小石才真觉得自己由于醉心接触上层,脱离群众太久了。

换源app】

为什么诚王和天龙教如此看中神农百草门,那就是因为他们充分认知到了神农百草门的动员能力。

多的不提,神农百草门只要拉着几车铜钱到乡下,先把大旗立起来,再把铜子满地一撒,那不是要把农村里的活人给拉空!

人只要聚集起来了,之后要做什么,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打着朝廷的旗号,那就是官兵;打着诚王的旗号,那就是义军;打着天龙教的旗号,那就是教众。

想明白了这点,黄小石也发现了自己在乱世之中的立命之本在哪里了。

居然不是天龙教,而是神农百草门。

妈的,明明是一个武侠世界,怎么被自己玩成了黄巾起义。

……

黄小石的命令下达了后,整个洛阳城都欢腾了起来。

大家都晓得,神农百草门要走一趟西北,已经有大半年没招人的神农百草门急需要招人手。

有点武功,底子还算白的习武人,带着乡贤村老的保书提刀入场,个个把心口拍得山一样响,只要是黄门主一句话,管他是刀山火海,二话不说,闷头就上。

大量腼腆的、外向的、老实的、机灵的年轻人被长辈带着,去拜见神农百草门里面的某某亲戚,求亲戚帮忙说两句好话,把自己家的俊俏后生给收了。

至于衣食都没有着落的苦力人,更是把门都要挤破了。

面对汹涌而来的人群,神农百草门还坚持标准不降:不准那些人自降力钱,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绝不允许搞恶意低价竞争。

这才是千年难遇的奇闻,竟然还有东家生怕力钱给少了。

“你们懂个锤子。”黄小石对着几个不解的门人教育道:“西北之行要走两三个月。你要是这时候压低力钱,说不定一些人现在就说,不给钱,管饭都干。

他们这么一说,敢提要钱的人就怕是一个都招不上来。

但是,钱给少了,就是不行啊。人做事情就是没得动力啊。

要是走到了半路上,遇到了啥麻烦事,一群人不想走了,想回家了,咋办?

那时候再撒钱,撒得再多都没用了。

所以说,一开始就要把钱给够,给大家一个想头甜头盼头。

这时候,哪个走到半路上想日怪,根本不用我们开腔,有人收拾他。”

黄小石这么一讲,大家终于懂了。

这就是黄小石最懂人性,最懂打工人的地方:

只有利益捆绑,才是牢固不破的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