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鸽 作品

第170章 两军对阵,唯有胜利,才能证明一个将帅的睿智


  赵军向来以顽强勇猛著称,胡服骑兵让戎狄都闻风丧胆,不过秦军也有虎狼之师的称号,百年来攻城掠地,手中也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

  如今二者正面相对,一战下来,还是秦军稍微强于赵军。

  论单兵作战,武器装备相同等条件下,赵军足以与秦军匹敌,然而秦军强就强在步兵为主力,构建了一整套阵战打法。

  军队兵种配置全面,可攻可退、且防御严密,协同作战能力被秦军发挥到极致,几乎毫无破绽。

  赵国便不一样了,赵国自武灵王胡服骑射以来,力量向北发展,主要针对北方游牧民族,为了突击迅速,建立一支以骑兵为主的胡服骑兵武士。

  实际上赵军主力是以骑兵为主,虽然骑兵能够快速突击和撤退,追逐突袭作用强大,然而在平坦地形下,正面打起大规模的阵战,步兵能充分调度,变换阵型得心应手,却不利于骑兵展开,因为骑兵分批须梯次冲击,才能发挥最大战力,最忌讳拥作一团。

  赵国骑兵的突击能力,在阵战中受到了极大的限制,面对这样的一支以阵战闻名于世的秦军,所谓的同等数量下骑兵战力大于步兵战力,就不得不另当别论了,赵国大军此战吃亏这是其一。

  其二,赵军连夜回援,未及休整便遭遇秦军,秦军以逸待劳。

  还有其三,秦军装备精良,军队配备大量重型军械,例如投石车,例如令列国闻风丧胆的秦国巨弩,数量亦大大多于赵军。

  如此,赵军初战失利这正是意料之中。

  因而桓崎能高枕无忧、不管不顾。

  事实上,他还是低估了赵军的战力,秦赵两军此战第一次交锋,并没有像预期那般,一战而击溃赵军,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桓崎在此停留数日,也曾做过后手,到达此地后,他曾分出两万兵马分别于设置好的战场东西方向隐藏,一来是作为预备;二来他是准备用这支奇兵,在大军决战之时突袭扈辄的帅阵。

  这个方法连他自己都觉得的确无耻下流,明明是正面对战,却要使阴诡之计,然而,兵,不厌诈。

  武安君白起曾经说过,兵者诡道也。

  两军对阵,唯有胜利,才能证明一个将帅的睿智。

  一支军队强大、一个国家强盛,是用一次一次的胜利累积起来的,只有无所不用其极,才能让自己获得战争的胜利,而一次战争只有取胜,才能保就更多士卒的性命。

  如果说不考虑利益分配,这就很矛盾,但战争便是为利益,与道德无关,如此便不矛盾。

  桓崎自幼深谙兵法诡诈之道,因此他永远都不会只有一种准备。

  他总是会为自己留足后路,扈辄自庞煖死后,接手庞煖任大将军之职,统领赵国南境所有兵马,两次都遭遇桓崎,这不得不说是扈辄的悲剧。

  扈辄太过性直,而桓崎则不介意诡计多端,因此扈辄往往都会中了桓崎的计谋。

  正是对扈辄的第一次胜利,让桓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信心,来指挥这场至关重要的大战。

  桓崎对面前列位将领下令说:“大军倾力进攻,左右两翼伏兵,务必于大军激战正酣之时,由两翼包抄赵军后阵。”

  众将得令而去,这左右两翼的伏兵俱是秦军精锐骑兵,虽然距离战场还有数里距离,但以骑兵脚力,战事起时,顷刻之间,便能到达战场。

  赵军经过半晌激战,终于得到了片刻的休息。

  他们都太累了,连夜奔袭,来不及吃一顿饱饭,就慌忙列阵迎击秦军,如果吃饱喝足,初战绝对不会像这次这般打的如此费力。

  正是该到吃饭的时间,此时两军营地距离不远,秦军准备充足,伙食也不是匆匆而来的赵军所能比的。

  赵军士兵随身只带了三日干粮,如今有不少士卒的干粮都已经变质发霉,让人难以下咽,而秦军营中则宰马杀羊,犒劳士兵,大锅大锅的肉汤煮了起来,肉香飘散数十里可闻。

  如此沁人心脾的香味传到赵营,原本饥饿难耐的赵军士兵,更是觉得饥肠辘辘。

  赵军士卒看了看手中的糙米,抓了一把,就着这肉香嚼了两口,咽不下去。

  不敢多吃,也不敢喝水,水也不多了,也不知道这仗打到什么时候,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所有期望,趁着有限的时间,抓紧眯上了眼睛。网站即将关闭,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赵军统帅扈辄同样一身疲惫,他心知士兵更加疲惫,亲自下营查看,但见营中士兵伤痕累累衣不附体,三三两两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呼呼大睡睡得香甜无比,心中悲戚难忍。

  他不忍打扰,轻手轻脚的过去了,有的士兵看到主将扈辄,纷纷围绕过来,扈辄席地而坐,本想说几句鼓舞士气的话,想到还有熟睡的士兵未起,张了张嘴,也咽了下去。

  士兵无话,扈辄也无话,他们的眼睛里,浑浊无光。

  时间过得太快了,眨眼之间,秦军便又擂起战鼓,这鼓点密密麻麻,不仅是催促秦军士卒列阵上战场,也似乎是催促赵军快快应战。

  这是催命的鼓声,这一战后,不知还有多少赵国儿郎能够回营。

  来不及感慨悲伤,秦军就要杀来了,扈辄站起身,挺了挺胸膛,走向自己的战马。

  他可称得上是一个好将军,却不是一个好的统帅。

  他始终自责自己没有庞煖大将军那般的谋略与胆魄,无法带领赵军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有拼死一搏。

  阵战,不掺杂任何的阴谋诡计,拼的是两国的综合实力,拼的也是两军的综合实力。

  扈辄近在邯郸城下,却是孤立无援,他不能逃,只能硬着头皮去打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恶战。

  秦军虽远在异国他乡,但是前后左右都是秦军阵地,后勤补给充足,粮道亦是无忧,如此,扈辄更是无计可施。

  赵军将将列好阵势,秦军就顶上来了。

  这是两军今日第二次交锋,秦兵黑衣黑甲,而赵兵红衣蓝甲,秦赵两国崇尚的颜色不同,如今远观之下颜色分明、阵营分明。

  数十万大军正面对抗,场面蔚为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