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 作品

第990章 你们你们都给我闭嘴


  江暖把菜放在玄关处,接电话。

  “盈盈。”

  “暖暖,你能过来一下吗,我爷爷他晕过去了。”花盈的声音很着急。

  江暖凝眉:“怎么会这样?我早上走的时候,花爷爷的情况很好的。”

  江暖却听到了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盈盈,你今天要不把股份交出来,不把公司交出来,我就在这里死给你看,他们给我最后的期限已经到了,还不了账,我也是死路一条。”

  江暖凝眉。

  “抱歉,暖暖,爷爷被我大哥气晕过去了,宋医生在抢救,可我不知道能不能抢救过来。”花盈急哭了。

  江暖:“好!我马上过来,你别着急。”

  江暖挂了电话。

  看着妈妈失落的脸色,她很抱歉,“妈妈,本来想给你们做好吃的,但现在医院发生了点事情,我要立刻赶过去,如果来得及我们就回来陪你们吃晚餐。”

  金妍:“哦!”

  声音里情绪不高,听得出她很失落。

  她自愿她的小棉袄平安健康,不希望她这么忙,人生短短几十年,只要忙碌的日子,都享受不到生活。

  江暖快速出门,开车去医院。

  ……

  医院里,花盈把花玉龙挡在门外。

  陆锦言也站在一旁,怒视着疯子一样的花玉龙。

  花玉龙冷眸睨着陆锦言,“陆锦言,想娶我妹妹,那就给三十亿的彩礼怎么样?现在就给彩礼,今天晚上你就把我妹妹带回去。”

  为了活命的花玉龙,什么都不顾了,他只要把赌债还上,他不想被打死,也不想失去一只手。

  陆锦言:“……”三十亿!

  不是他舍不得,而是他没有那么多钱。

  他就是一个名不经传的经纪人,手底下的明星只有他的小侄子在赚钱,然而他的小侄子只有周末才能帮他赚钱。

  然后就是拿着家里公司的红利,他就是个混日子的,哪有那么多钱呀。

  花盈含泪看着她哥哥,“你这是想卖了我吗?”

  “呵呵……”花玉龙不要脸的笑了笑,“盈盈,这怎么是卖了你呢,你早晚是要嫁人的,嫁给陆家,陆家有这个实力给这么多彩礼,我为什么要少要呢?”

  “有了这笔钱,也能让你过好日子。”

  花玉龙试图说服妹妹。

  花盈冷笑,“人家给这么多彩礼,你有这么多回礼吗?”

  花玉龙仿佛听到了笑话一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要什么回礼,你就说嫁不嫁吧?”

  无论如何,他今天一定要拿到钱,不,是一定要把公司要回来。

  反正爸爸重男轻女,也支持他这样做。

  一旁的花淳看着女儿泪眼朦胧的样子,只觉得心烦意乱。

  “盈盈,你现在也没有办法管理公司,公司里没有主心骨,迟早要被其他股东吞掉的,你不放心你大哥,你把股份给我,由我来管理公司。”

  花淳向来张狂,他早就想要公司经营权了,可是一直在爸爸手中掌握着。

  花盈怒视这不要脸的父子二人:“你们别做梦了,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花盈怒视着两人,要不是有陆锦言在,她真的快支撑不下去了。.ζa

  花玉龙怒道:“今天你不把公司交出来,我就不走。”

  他强势的态度,让话盈害怕,她微微缩了缩肩膀。

  一旁的陆锦言看着,心底隐隐作痛。

  花盈心痛的怒吼:“爷爷现在还在抢救,他从小就很疼爱你,难道你没有一丝愧疚吗?至少爷爷活着,公司永远不可能落在其他人的手中,但公司要是在你们手中,不出一年公司就会破产,这是爷爷说的,你们只看眼前的利益,根本就不会运筹帷幄。”

  这是爷爷清醒之后和她说过的话。

  爷爷说商场如战场,只要自己有软肋握在对方的手中,很快就会被对方算计到一无所闻。

  爷爷都这个年纪了,见过商场里的各种尔虞我诈。

  “哈哈……”花玉龙气笑了,他表情有些癫狂,“我都要死了,哪还有心思关心老头子,想要我关心他也可以,帮我把债还了。”

  陆锦言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了,他体内的愤怒,在这一刻瞬间爆发。

  他忍不住走过去,揪着花玉龙的衣领,怒道:“花玉龙,你他妈的还是人吗?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陆锦言始终和花玉龙不是一类人,太难听的话说不出口。

  只是一双深邃又漂亮的眼眸,愤怒的盯着花玉龙看。

  花玉龙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目光挑衅的看着陆锦言,“陆锦言,看到那边的记者了吗?你只要敢动手打我,陆氏集团三公子打人的消息立刻就会在网上疯传。”

  “不相信你可以打一个试试?”

  ?

  花玉龙笑得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只要陆锦言敢打他,他就敢讹陆家一笔钱。

  陆锦言邪恶一笑,抡起拳头,重重的一拳打在花玉龙的脸上。

  “啊……”花玉龙发出一声惨叫。

  “好疼,我的牙齿是不是掉了。”他感觉到口腔里有异物。

  “噗……”他吐在地板上,鲜血和牙齿落在了地上。

  陆锦言属于那动手就会要对方命的人。

  不动手的时候,他很绅士!

  “啊啊……爸爸,我的牙齿。”花玉龙看到自己的牙齿掉出来。

  吓得哇哇大叫。

  陆锦言皱眉,一大个男人,这点痛就哇哇大叫。

  “真不是个男人。”陆锦言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这话瞬间触到了陆锦言的逆鳞。

  他瞬间暴跳如雷,冲着陆锦言怒吼:“陆锦言,我是不是男人,现在就脱给你看。”

  陆锦言:“……”

  “不不不,别脱给我看,我嫌恶心,你是不是男人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陆锦言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三少,你这也未免太欺负人了吧,你喜欢我女儿,又打了我儿子,你难道就不怕我不同意吗?”花淳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也很生气。

  拿出岳父的气势看着陆锦言。

  花盈咬着唇看着陆锦言,陆锦言真的很好!

  陆锦言却冷漠一笑:“盈盈早就和你没有关系了。”

  “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够了,这里是医院,你们都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