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琉璃 作品

第1997章 泉奈:我的新婚妻子大有问题252



“扉间大人, 柱间大人在斑大人那里用餐了。”




“……知道了,下去吧。”




暗部觑着对方不太好看的神色,非常机智地立即撤退了。




千手扉间:啧!




他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过去晨练完后,大哥通常会拖着那家伙在外面用个早饭,现在则改成了去后者的家中。




话又说回来,能将初来乍到的弟……客人, 毫无顾忌地当下人使唤, 真是不可理喻。




心中吐槽不已的男人, 就这样不是很开心地带着其余家人一起用了早餐。




晚辈们也大致能猜到,自家父亲既然不在家, 那估计又是去找那位斑伯伯用餐了。也就是说——




二叔,又被丢下了!




千手柱间的二子千手繁转了转眼珠子,开口问道:“二叔。”




“嗯?什么?”心情差归差, 千手扉间对于自家大哥的孩子向来都是和颜悦色的,从不肯轻易将气发在他们身上。毕竟,大嫂去世得早,这些也算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 与亲儿女并无什么区别。




“关于那位‘瞳小姐’, ”千手繁面对自家二叔也不会玩弄什么“语言技巧”, 一来是简直班门弄斧,二来是自家人委实不需要如此,他直白问道, “族内很是好奇呢。”




“是族内好奇,”千手扉间挑了挑眉,“还是你好奇?”




“嘿嘿嘿~”千手繁回答说道,“是大家好奇~”




千手扉间看着小侄子回答间多少有点大哥的“狡猾”在身上, 眼神不由又柔和了许多,他想了想,回答说道:“是一位有些重要的客人,具体我不方便说太多,你们保持尊重就可以了。”




“哎?”千手繁有些讶异地问道,“我怎么听着辈分有点大?”




“……算是吧。”千手扉间想了想,觉得如若她说的确实是真的,就是和他们一辈的,相对的,“你们也可以将她当作长辈。”




“……哦。”千手繁一头雾水,却没有追究太多,只是八卦道,“我听人说……那是斑伯伯在外面的……咳,”他竖起小拇指,坏笑着说道,“然后特意找到木叶来了。我本来以为是胡扯,结果二叔你这么说,难道是真的?”




千手扉间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他蹙眉问道:“这话是谁说的?简直胡说八道损人清誉。”




“……大家都是这样说的。”千手繁挠了挠头,试探着问,“不是这样吗?”




“自然不是。”千手扉间果断说道。




“那她怎么留宿在了斑伯伯的家里?”千手幸子——千手柱间唯一的女儿好奇问道,“能住在那里,说明确实是和他有些关系吧?”




千手扉间:“……”这该如何回答才好呢?他想了想,回答说道,“那算是他的远房亲戚吧。”都跨越世界了,还不算远?




“……哦。”千手幸子一脸懵逼地点了下头,心想,都说谁家都有几门穷亲戚……斑伯伯那样的人原来也有啊……




千手扉间面色却是更沉了下来,心想:等大哥回来,要抓着他说下这件事,再这样任由流言外传,她的名声过几天还不知道会被抹黑成怎样。




本来这话是该直接找宇智波斑说的,但是……




这不是找砍?




不过那只野猫也是,自己过得乱七八糟也就罢了,还带累他人,啧。




另一边。




“阿嚏——!!!”




千手柱间揉了揉鼻子,然后就见好友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他干笑着说道:“大概是有人想我了。”




紧接着又打了个喷嚏。




宇智波斑哼笑了声:“看来是有人在骂你。”




千手柱间想:那八成是扉间……




他觉得自己在木叶的名声还是挺好的,斑虽然越发沉默寡言却真不怎么骂人,主要也是不会骂,翻来覆去也就那两句“混蛋”、“滚开”之类的,语言匮乏到有时候让他心酸的地步,至于扉间……




大约是近些年外交上和工作中骂人越来越多的缘故……




嗯,能一口气骂他半小时不重样的。




……往好处想,这至少证明扉间的肺活量没有半点问题。




不过,他跑来找斑吃饭就意味着又将扉间撇下了,回去后还是要安抚一二的,唔,回去的时候买点扉间喜欢吃的东西好了。




每次这么做时,千手柱间都多少有点自己是“端水渣男”的微妙既视感,但转头再一想,要真这么说,斑和扉间哪边是正室呢?然后他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噤,可怕……太可怕了……




但也必须承认……这是痛并快乐着。




被最重要的两个人重视着,嗯,确实是一件非常非常快乐的事情。




如若可以,他是真的希望能一直如此。




虽然说他也不奢望扉间和斑能够重归于好了……不,他们过去就没好过,但是,如若可以,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为了木叶齐心协力的,而非像现在这样……




哎,有关于这件事,抽空还是要与扉间好好谈谈。




他看得分明,斑在政治争斗上并不擅长或者说不屑与此,根底……大约还是在自家弟弟身上。




就在此时……




“吃完了就回去吧。”宇智波斑看向好友,如此说道,“收拾下也该去上班了。”这也就是现在天气较冷,否则,怎么着也该先洗个澡再吃饭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家里的水都是她在烧,多费事?所以柱间还是回去洗吧,反正他家大业大的,哪里没有热水。至于他,待会随意弄点冷水冲冲就得了,反正之前都是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