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风鸣 作品

第283章至于我嘛……没有名字

    “他们在说什么?”

    小团子迷迷糊糊地听着两人复杂的对话,竟然有些听不太懂。

    唯一明确的认知就是四哥哥似乎在偷听。

    白知逸装作刚刚回来的模样,脚步声刻意放大了一些。

    空气安静得只剩下火焰滋滋的燃烧声。

    那双本就暗淡的赤蓝色眼眸,似乎多了一丝说不清的东西。

    鸦雀无声的山洞内,明明灭灭的火光不断晃动着。

    披着黑衣斗篷的男人不知出于何种心态,突然开口来了一句,让057和白知逸顿时愣在了原地。

    “他叫虞邈,去取一些拉下的东西。”

    “至于我嘛……没有名字。”

    白肆衡意外的是眼前这人居然老老实实说了出来。

    即使暴露的只是对方的同伴,不过联想到先前救出自己的另一个男人,他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而白知逸的关注在于这个神秘的男人似乎早就发觉了自己的偷听,并且毫不掩饰地戳穿了自己的伪装。

    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又在预料之中。

    如果发现不了,又凭什么有能力将他们从研究所的人手里救出来呢?

    哪怕直到现在对方都没有表露真正的意图。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好,每个人应该都是自私自利的吧。

    至少白知逸见过的所有人心中都各怀鬼胎,你又要他怎么去相信那些突如其来的善意不是陷阱。

    看似弱小的外表,既是伪装,也是防备。

    白知逸望着火堆附近淡然自若的男人,眼底沉淀着许多复杂的情绪。

    怎么可能会有人没有名字?骗人的吧。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将目光望向了057,据说对方自小就是在研究所诞生的,关于名字仅仅只有一串数字编码而已。

    或许是这目光过于疑惑,男人不由得轻笑一声,不急不换地解释道:“我不需要名字,也不会有名字,甚至是编码、代号等等。”

    “名字承载着沉甸甸的过去,也将伴随到遥远的未来,是贯穿岌岌无名一生背后的呐喊。”

    白知逸自认为还算脑子聪明,听到这话他却有些突然不懂了。

    只是大抵能感受到对方语气里的一丝郑重。

    脑海里莫名浮现出‘弗兰多·名木’这个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名字。

    那是白知逸脱离家族之前的名字,但弗兰多这个姓氏并不属于他。

    血族中人尤为在意血脉纯度的问题,除非能力特别优秀,否则成年之前是不会拥有姓氏的。

    确切来说拥有的仅仅是名木这个名字,至于姓氏……

    对这个古老又封建的家族而言,弱者是不配冠以弗兰多这个姓氏的。

    那些人从来不会好好地喊他,每次挂在嘴边的唯有粗鄙不堪的称呼与外号。

    白知逸除非参与一些必备的家族活动,才能从老辈那里听到弗兰多·名木这个久远又陌生的名字。

    所谓的家族活动实际上是定期贡献一些血液,据说是要奉献给陷入沉睡的祖宗们。

    当然这些只是口头上随口一说,整整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自己不止一次瞧见那些人偷偷将这些血冷藏运送到别的地方。

    白知逸从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家族抛弃。

    可笑的是原本就不曾留下过姓名,又何谈除名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