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钓鱼人 作品

第三百九十章 华夏传统艺能

    就在老陈向王雄汇报情况的同时。



    数千公里外的庐州。



    华盾生科总部的会议室内。



    同样也迎来了一场颇具特殊意义的会议。



    不过比起老陈和王雄的那场汇报,华盾生科这场会议的参会人数无疑要多得多,氛围也要轻松不少。



    在人未完全到齐之前。



    整个会议现场充满了欢快的交谈声,气氛愉悦的有人甚至干脆约起了周末的饭局和大保健。



    毕竟比起几天前,华盾生科眼下算是已经解除了最为致命的一场危机。



    精神紧绷了快一周的公司高层们,自然便显得有些放松了。



    又过了几分钟。



    会议室的大门开启。



    徐云、顾群青、田良伟、郑祖等众多公司顶层人员相继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行人中徐云走在最前,顾群青等人跟在他身后。



    其实从师生关系上来说。



    徐云作为田良伟的学生,理应跟在自己老师身后才比较合适。



    不过眼下的场合是公司内部,而非学校。



    并且考虑到徐云此时风波刚过,需要建立一个比较威严的形象。



    田良伟便主动提出了让徐云走在最前的建议。



    反正以徐云和田良伟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都不算是啥事儿。



    来到会议室前方后,众人依次落座。



    过了片刻。



    啪啪啪——



    没有任何人组织,会议室内忽然整齐的响起了一阵掌声。



    待掌声稍歇。



    徐云主动从座位上站起身,朝众人鞠了个躬:



    “各位同事,各位长辈,感谢大家在这段时期对我的信任,也感谢各位在压力之下的不离不弃。”



    “在此我代表我个人,向各位表示由衷的感谢,谢谢大家!”



    台下再次很给面子的拍起了手。



    正如徐云所说。



    在过去的这几天时间里,公司上上下下没少承受外界的压力。



    尤其是左子怡这种公司内的女性中高层,更是受到了不少网络上的骚扰。



    有时候女性骂起女性来,那言辞可比普通对骂激烈的多了。



    此外在一些有心人的组织下。



    公司门口也没少见各种投掷物,甚至还有人跑到公司楼下拉横幅开大喇叭进行“抗议”。



    内忧外困,不外如此。



    有几个普通员工承受不住这些压力,还在几天前选择了辞职。



    同时除了舆论压力之外,公司的前景同样令人担忧。



    要知道。



    科大发布会的那些手段其实是高度保密的,并没有向公司内部进行公开。



    从头到尾知道整件事的除了徐云、顾群青和田良伟之外,就只剩下了郑祖这个科大新创基金的理事长以及小榕。



    其他的像左子怡、助理唐栗、法务部的黄律师等人全都不了解哪怕一个字眼儿。



    在这种情况下。



    众人依旧没有选择离开公司,无论他们是出于观望、信任、还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下家的心理。



    总之在既定事实上,他们确实没有做出跳船的举动。



    所以光凭这点,他们便值得徐云道一声谢。



    待徐云重新入座后。



    顾群青接着站起了身,环视周围一圈,对众人道:



    “各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科大发布会的结果,所以具体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那就是原本泼在咱们身上的脏水,现在完全被洗的一干二净,不留半块污点。”



    “不过除了舆论之外,咱们还有很多事要重新讨论,前路多艰呐。”



    “所以今天找大家来开这场会,庆功是次要的,主要的事情还是要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走。”



    说到这里。



    顾群青的眼中冒出了一股杀气:



    “比如.....秋后算账。”



    “郑理事长,这部分的情况就麻烦你来介绍介绍吧。”



    一旁的郑祖闻言点了点头,从公文包取出了一份文件,开口道:



    “诸位,大家应该都清楚,过去这些天我们公司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污蔑,也有很多群体被蒙蔽了认知。”



    “其中顾客退货退款的情况暂且不提,这属于正常的购物行为,每个人都有退货的权利。”



    “但是......有部分咱们的上游供应商也趁机落井下石,这就应该好好说道说道了。”



    郑祖此话一出,现场气氛顿时一沉。



    ‘一个螂灭’作为一款高效杀虫产品,它的核心技术自然是第五代吡虫啉的环化专利。



    不过从生产角度上来说,整支产品涉及到的上游材料供应商并不少。



    比如让产品形成团状的粘稠剂。



    又比如让宠物不会大量误食的苦味剂等等.....



    一般情况下。



    一类胶剂产品的原材料普遍都在30种以上,像拜灭士更是多达40余种。



    ‘一个螂灭’由于过程更为复杂,需要的原材料自然也就会更多一些。



    目前‘一个螂灭’需要的原材料多达70余种,包括但不仅限2-苯基吡定、对甲基苯硼酸、对乙烯基苯硼酸、4-羟甲基苯硼酸、4-乙烯基苯硼酸等等.....



    同时由于各个产商报价的不同,这些原材料被分散到了多个上游供应商企业手中,而非独家全套供应。



    “截止到目前,与我们签订过长期供货协议的上游供应商一共有14家。”



    随后郑祖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下首的一名高层管理,让众人依次传阅:



    “在之前的网暴过程中,这些供应商也被人‘巧合’的给曝光了出来,并且附加上了具体的联系方式。”



    “于是在舆论压力面前,包括长舒化工、安阳农药在内的11家企业,在11号的时候便发来了单方面的材料断供通知书。”



    “如今风波已过,这几家供应商又表示可以继续恢复材料供应了。”



    “所以今天开会的目的之一,就是请大家发表一下意见,该如何处理这几家供应商。”



    众所周知。



    这年头注册企业很简单,查询企业信息同样不怎么费力。



    比如企查查、天眼查这些软件,付些费用就能查询到企业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公司地址甚至是否执行过劳动仲裁。



    所以在此前的网暴过程中,华盾生科的几家上游供应商也就被理所当然的开盒了。



    其中有少数几家发来了问询函,想要了解具体情况,并没有表达出明确的解约意图。



    但更多供应商则是为了不被舆论牵连,选择了快刀斩乱麻。



    事情在10号爆出,他们在11号便发来了解约邮件。



    毕竟这种供应链虽然签订有相关合约,但由于体量问题,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普遍不算很高。



    一般也就五千到一万上下,少的甚至一两千都有。



    结果那些供应商没想到的是......



    科大打了一波漂亮的翻身仗,舆论风头骤然转向。



    那些供应商此前果断割席的举动,在舆论眼中就成为了小人背刺行为。



    同时可以预见的是。



    渡过了眼下这关后,华盾生科虽然依旧伤了一些元气,但潜力却没下滑多少。



    换而言之。



    华盾生科今后的原材料需求,将会比现在扩增一大截。



    这tmd可都是钱啊......



    于是这几家企业便假装无事发生,屁颠颠的跑了回来,嘴上说着一切都是误会,想要重新拿到公司的订单。



    “11家企业吗.......”



    一旁的田良伟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



    “郑理事长,如果咱们全部拒绝和解,会对公司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吗?”



    郑祖迟疑片刻,斟酌着道:



    “影响嘛....说实话肯定是有一些的——咱们要讨论一件事的具体影响,基本上可以分成舆论和商业两个角度来分析。”



    “舆论现在肯定是站在咱们这一边,即便拒绝和解,舆论肯定也只会认为那些供应商活该。”



    “至于商业....这些材料并不少见,替代商家找也能找到,不过成本上肯定也会提高一些就是了。”